其他生活Bernard Gosschalk ob告

作者:揭蜊蔸

<p>我父亲伯纳德·戈沙尔克(Bernard Gosschalk)已经去世,享年91岁,他是白人活动家中的一员,他们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以极大的个人代价勇敢地抵抗南非的种族隔离政府</p><p>纳尔逊·曼德拉认识到这个团体对他所主持的多种族社会作出的重要贡献,并于1994年7月为他们的荣誉举行了招待会</p><p> 1955年至1960年,伯纳德担任开普敦民主党大会的秘书</p><p>他在20世纪60年代两次未经指控而被监禁,并被单独监禁</p><p>在第二次,他被释放只是因为他的妻子露丝(nee Fine)将政府告上法庭,并且令人惊讶地获胜</p><p>这一法律先例导致500名非洲人随后被释放</p><p>当局明确表示,下一次,他将在监狱里待很长时间,因此,不情愿地,这个家庭成为政治难民,于1966年从伯纳德心爱的开普敦搬到曼彻斯特</p><p>露丝也因政治而被禁20世纪60年代在开普敦开展的活动</p><p>在露丝于1994年去世后,伯纳德与南非记者塞尔达·戈登·费什(Zelda Gordon Fish)结识并结婚</p><p>伯纳德是一位忠诚的照顾者,无论是对于露丝在长期治疗白血病期间,还是在她开发阿尔茨海默氏症时为了塞尔达,他随后撰写了一本动人而又凄美的书,Z,Alzheimer's,A Shared Journey(2009),关于这种疾病的生活</p><p>他出生在伊丽莎白港,是商人莫里斯·戈沙尔克的儿子,也是他的妻子安</p><p>在开普敦大学学习期间,伯纳德中断了他的学业,为军队做志愿者并与纳粹德国作战</p><p>他是一名建筑师和城市规划师,经过培训,随后在实践中工作了15年,后来成为曼彻斯特大学的讲师</p><p>他是一位鼓舞人心的导师,在20多年的时间里为1000多名当地议员开办了40多个住宿课程</p><p>从1976年至1994年,他还担任西北住房中心信托的秘书,积极担任住房协会的董事会成员和Shelter的坚定支持者</p><p>伯纳德过着充实的生活:他是一个充满激情,富有创造力,慷慨的人,充满谦逊和智慧,理想主义和独立,最重要的是,他是完整的诚信</p><p>他热情地相信国际主义;建造桥梁,而不是墙壁;并为所有人伸张正义,而不为少数特权阶层提供财富</p><p>无论是对英国广播公司还是对政治家来说,他都经常写信</p><p>他喜欢挑战人们并鼓励他们重新考虑他们的观点</p><p>作为丈夫,父亲和祖父,他是一个鼓舞人心的榜样</p><p>塞尔达于2013年去世</p><p>伯纳德幸存下来的是四个孩子,马里昂,苏,艾伦和我,....